banner
媚药哪里买

驮在爹爹的身上也不安稳

来源:未知 作者:yuyu  时间:2018-03-06 12:23 人气:

顺顺正当活泼的时候,驮在爹爹的身上也不安稳,童言童语,叽叽瓜瓜地问个不停,朱弦耐心地一一回答著,偶尔逗她几句,惹得小姑娘格格直笑。
  到集市的时候正当热闹,操著各种口音的小商小贩卖力地咬喝著,各种骡车、马车、牛车、小推车来来往往,人流如织。全然不受寒冷天气的影响。
  这集市每月一次,每次三天,商贩来自四面八方,甚至还有胡商和夷人交易,平时在街市上买不到的东西很多都能在这里淘到。
  顺顺兴奋起来,动作利落地从谢冕背上跳了下来,和朱弦说了一声,撒腿就往卖小鸡小鸭的摊贩处跑,银叶连忙跟上。
  朱弦也想跟去,手却忽然被谢冕牵住,她回头看向他,他委屈地对她眨了眨眼道:“让银叶跟著她吧,我们两个好久没有独处啦。”
  她哭笑不得,却见他一对明亮的凤眼专注地看著她,眸中清晰地倒映著她的身影,光芒闪闪,仿佛有满天星光落入其中。宽袖的遮掩下,他有力的五指不容拒绝地插入她纤细柔软的五指,与她交错而握,姿态强势而缠绵。
  她的心顿时仿佛被泡在蜜水中一般,软软的,甜甜的,任他牵著她,十指交缠,缓缓前行。两人漫无目的地一路逛去,时不时分心关心一下女儿撒欢去了哪里,看到感兴趣的货摊便停下来,倒也淘到了不少有趣的小玩意儿。
  不多久,扫雪手上已捧著高高的一堆匣子,朱弦见东西实在多了,干脆吩咐他先把东西送回去。扫雪应下,往回走去,结果还没走多远,差点和人撞上。幸亏扫雪反应得快,及时后退一步,避开了对方。手上的一堆盒子却没有抱稳,顿时哗啦啦全部倒下,摔了一地。扫雪“唉呀”一声,忙蹲下来捡。
  对面是一个极为英俊的异族青年,高鼻深目,气质雍容,穿一件华贵的纯黑皮毛袍子,拇指上戴著的翡翠扳指翠□□滴,一看就价值不菲。此时见闯了祸,异族青年微微皱了皱眉,操一口半生不熟的官迷药,催情药,媚药话,歉意地问:“你没事吧?”做了个手势,跟在他身后的几个随从立刻蹲下身,帮扫雪捡地上的东西。
  四周之人议论纷纷:“怎么这乌维王子又来了?”
  谢冕心中一动,他是知道这个乌维王子的,乃西夷族族长长子。族长年老,目前西夷的实权都由乌维掌控。他怎么会到这里来?虽说为了共同抗击北虏,朝廷与西夷的关系算得上交好,可西夷自己内部权力纷争也是不断,乌维的几个弟弟都是虎视眈眈,他这个时候跑到凉州来可算不上明智。
  正当奇怪,却发现妻子悄悄挣脱了她的手,不动声色地往人群中退去。
  谢冕是何等人也,立刻察觉不对,悄悄跟上前去,趁人不注意,将她纤腰一搂,带入一个角落中,似笑非笑地看向她。
  朱弦见他神情,就知道他必定是决心问出一个答案的,叹了一口气,告诉他道:“你可知我十三岁那年,为什么会远离父母,独自一个回了京城?”
  谢冕立刻明白过来:“是因为他?”
  朱弦苦笑:“当年的他可不是现在这样的,跋扈得很。我看不过去,不好明面上揍他,损害和西夷的关系,就捉弄了他几次。哪知这个人毛病大得很,居然说要娶我。”
  那是她年少咨意时第一回踢到铁板,任她千方百计施计拒绝,对方就是铁了心地要求亲,结果她只能趁著对方没有打听出她的身份前落荒而逃。
  谢冕:“……”真是人生处处有惊喜,走到哪里都能遇到情敌。他沉默片刻,蓦地长臂一捞,将她紧紧地抱入怀中。
  朱弦“哎呀”一声,还未来得及说话,声音已消失在他温柔的亲吻下。
  集市的喧闹仿佛自耳边消失,他眼中心中只剩下怀中的那个人,香软可人,一举一动、一颦一笑都仿佛能牵动他的全部心神,令他为之喜、为之忧。
  他不是第一个遇到她的人,可他却是最幸运的那个,能牵著她的手,直到满头华发,地老天荒。
  不远处似乎传来女童童稚的嗓音:“爹爹,娘亲……”他凤目弯起,唇边泛起幸福的笑,这一世,夫复何求。